从以身作则到以心作则
Business
字数4736 2016-04-26

今天讲一讲创业过程中的以身作则到以心作则。

创业初期为什么需要以身作则?

在创业初期的时候, 没有人, 没有经验, 没有资源, 唯有的只是勇气和无畏, 因为没有资源, 创业初期招来的人都是为了锻炼而加入的水平较低的人, 这里的较低不是指这些初期创业者的专业水平低, 他们的专业水平不低, 而是大家都没有经验和对于创业本身足够的应对能力, 团队虽然冲劲十足, 但是很多时候方向错了, 俗称“瞎折腾”, “瞎折腾”没有什么不好, 虽然总体的前进方向慢了, 但是“瞎折腾”本身滋生了团队荣辱与共的相互认同感, 其实这个时候团队本身的管理是最轻松的, 团队带头人只需要用最自然的方式来做就能很好的管理团队: 以身作则。

以身作则在创业过程中, 简单来说就是, 什么事情都是 “我先来”:

创业初期, 作为团队带头人, 以身作则这种 “行为艺术” 本身就是最好的管理方式, 因为人少,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不管团队中有能力不行还是意识不行的队友, 只要看到你以一个“比他们聪明同时比他们更勤奋”状态存在时, 这种专注也好, 这种高强度状态也好, 只要对每个看到这一刻的队友心里产生强烈的共鸣, 产生一种对这种高强度的专注行为的认同, 就是一种最高境界的管理。

不论今后我们遇到多大团队时, 我们会看很多书, 很多管理书, 管理的书上有很多实战技巧帮助大家做好团队管理, 但是管理理论也好, 管理实践技巧也好, 其实最后期望达到的目标就是让队友来说 “从心里认同团队带头人”, 只要整个团队在这一点上认同了, 整个团队就会保持高度的内聚, 高度的团结, 一起攻克问题, 很多团队中会发生的误解和沟通在这一阶段很难会有发生的机会, 因为大家所有的注意力不是在观察团队带头人就是在模仿团队带头人。

所以, 创业初期来说是不适合乱七八糟的创业理论和指导的, 因为这一阶段大家都在磨合中, 以身作则这种行为艺术就是这一阶段最好的管理方式。

保持战斗力和相互激励

以身作则除了行为艺术和耳濡目染以外, 能成功的另外一个条件就是, 创业初期的人力相对于要实现的目标从理论上来说是足够的, 只要团队通过磨合能够达到专注, 这个团队一定是能够成功的。

不管公司长远的资金和发展是否做好, 很多创业公司在从以身作则到小宇宙爆发以后, 都会经历一段黄金的“蜜月期”, 在这一阶段团队小, 磨合的很好, 团结和专注都做的很好, 这时候团队不会再因为沟通问题和方向问题“瞎折腾”, 这时候可以用 “势如破竹” 来形容, 做什么事情都是顺的, 不管前面遇到什么问题, 大家都是一股绳子向前冲, 这时候的困难与其说是困难, 还不如说是挑战, 或者叫找战, 没有挑战都要给自己定更高的要求, 因为只有这种看似不可能的高要求才能满足整个团队满满溢出的肾上腺素。

这一阶段团队人数大都在30人以下, 地方小挤在一起, 只要团队氛围好了, 整体的感染力都是积极向上的, 可以说任何人进入这个团队中都能感受到一种家一般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染力。

这一阶段的团队管理也是非常简单的, 保持战斗力, 保持这种团队氛围就好了, 只要氛围能够持续, 什么都不用做, 大家只会从前一阶段的努力到这一阶段的相互激励。

囚徒的困境

就像恋爱走出蜜月期后慢慢退却归于平淡一样, 带头人的精力和团队的战斗力也会退却, 战斗力会下降。

而战斗力下降的原因不是因为大家一起加班奋斗时间长了, 疲惫了, 累了, 身体的累只要休息好, 听听好的音乐, 见到自己喜欢的队友, 什么时候都会满血复活。

到底什么是战无不胜之师变成畏首畏尾孬种的原因? 很多人都拿氛围不好的时候各种冲突和原因来说, 沟通不好, 没有创业意识, 没有勇气, 态度不好等等。

其实原因很简单, 造成团队氛围下降的罪魁祸首恰恰是团队追寻的 “团队发展” 这一目标造成的,一个战斗力超凡的团队在攻克一个一个难题后, 如果你问一个军队的将军, 你攻城略池这么多以后, 下一步是什么? 他一定会说攻占更多的城池, 作为创业团队, 只有傻子才会在团队士气高涨的时候甘于平静, 一个一个更高的目标, 更多的任务, 更多给自己下达更快完成任务的要求。

疯子和天才之间相差一步之遥, 战无不胜和孬种之师也是一步之遥, 这一步就是越过团队极限, 当在团队极限之内, 所以的努力都是正向的捷报。但是当任务一天天堆积超过团队极限时, 超过物理规律时, 过高的目标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失败, 常胜之师面对失败要比那些混日子团队面对失败更加容易跌到谷底, 因为这个团队接受不了头天还是一起战斗, 一起围着桌子吃盒饭而明天却要接受项目失败的日子, 失败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结果, 而是深深的打击团队的士气, 在每个人心里埋下 “怀疑自我” 的邪恶种子…

社会上都流行 “从哪里跌到从哪里爬起来, 勇敢面对失败 … “ 的调调, 可真的面对创业团队的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当团队士气旺盛和高产出以后, 用户喜爱产品, 团队势必会扩张和更快发展, 不发展才是傻子。这时候团队都会融资得到更多的资源, 当我们前一年拼劲全力得到的结果, 可能只是下一年发展计划的最低要求, 当我们觉得终于可以歇一口气时, 即将面对的是更长的前路和自我压迫感。

团队发展这把双刃剑, 在把团队这个整体推向更成功的时候, 同时也像水一样稀释了团队内在的那团珍贵的甜蜜氛围, 在没有希望的团队, 打击团队士气的是官僚组织和乱七八糟的没有未来的空话, 但是对于那些聪明勤奋且有追求的正能量团队来说, 打击团队士气的恰恰是团队发展本身, 因为团队发展带来的是无穷无止的任务, 带来的是当你刚刚跌到还没抬头时就被压力重重的一脚踩你头上, 不是大家不够坚强不想跌到再爬起, 而是一个叫做“团队发展”大人踩在一个叫做“创业团队”的小孩头上时, 你拿什么力量去站起来?

创业的节奏, 有时候不是你跌到以后给你一段平静时期让你养精蓄锐东山再起, 而是当你刚刚受到一个打击时接着又来一个打击, 就像被一个专业拳手轮番轰炸, 当你自己的能力和团队的能力还无法面对下一阶段发展带来的一记记连环重拳时, 有时候能活着坚持下去就是最好的结果, 站起来战斗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经历痛苦, 要不离去, 要不在涅槃中重生 …

这一阶段, 以身作则不是最好的团队激励方式, 因为不管团队带头人和团队本身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现阶段的目标, 首先困惑的就是团队带头人, 为什么我像以前的以身作则换来的不是相互激励? 团队成员也会想为什么团队这么努力还不能成功? 在这时如果面对外界的诱惑和成功鸡汤文的干扰, 大家都会让失败种在大家心中的那颗叫 “怀疑自我” 的种子生根发芽…

对于团队带头人来说, 以身作则的专注做会导致忽略团队成员, 更大的团队需要沟通和培训, 如果只管自己的以身作则就是不负责任的放任团队, 如果自己全身心投入团队管理, 你会发现这个团队丧失了能力最强的一位, 有时甚至是用一个顶尖专家换来一个差劲的管理者。

做也不是, 不做也不是, 就如监狱中的囚徒一样, 一切都陷入困境…

避免唯创业论

创业本身没有错, 锻炼本身没有做错, 团队发展本身也没有错, 只为修行和明天更加强大的自己。

经历过团队野蛮生长之后, 要不就是淘汰不够强大的团队, 要不就是经历过血洗后千仓百孔但是但是能力更加可怕的团队走出来了。

团队大了以后, 很难再回到原来小而美家的味道, 面对这个更大规模的团队其实只有目标和执行力。

唯有更强的执行力才能达到目标, 以支撑这个需要强大补给的团队能够生存下去, 如果一个小而美的团队能从地狱走出来以后, 每个人心中已经足够坚强和铁血。

这一阶段特别适合上各种管理理论和管理技巧, 管理的书本身就是针对团队规模大的时候前人总结出来的, 不管这些管理理论是否真的适合这个团队, 先喝下去再说, 对一个为 “管理经验” 交过太多学费的饿死鬼来说, 从来都不会挑食, 先消化吸收再说, 大不了不合适的拉肚子丢掉就行了。

从无往不胜之师涅槃重生之后, 现在的团队更多是铁血之师, 少了一分冲劲, 多了一分坚韧。 面对无穷无止的任务, 更多的是从容、坚韧和执行力。

这一时间除了沉淀出适合发展的铁血团队, 铁血带头人之外, 会多了很多新面孔, 新鲜血液, 一个是身经百战, 一个是初出茅庐, 实力和视野上的差距会引导一大堆管理和方法论的输出,创业应该这样, 创业应该那样, 是的这些都没错。

就像 Friedrich A. Hayek 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表明的简单观点“计划导致专制”一样, 在创业时定制计划和超高执行力带来更多稳定产出的同时, 也带来了“专制”, 这个“专制”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不要“瞎折腾”, 让大家面对长途漫漫的创业之旅时, 通过执行力和统一领导来避免原来那些让人不堪回首的失败, 让整个团队以更加坚韧的态度来面对未知, 坚持到最后。

专制的本身除了正向带领团队面对困难外, 也培养了一批“变态”的团队带头人, 因为身上承担更多, 不想面对任何失败, 这些带头人不像原来那样柔弱和没有经验, 对于这些人从责任的量变到了对创业理解的质变, 天天下班思考和学习创业的一切理论上班实验后, 每天他们就像机器人一样生活, 在他们心中每天只有明天的任务和完成任务, 没有其他的了, 没有一切杂念, 即使经过路旁就是花香和阳光, 除了当思考的背景图以外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停留一步。

直到, 直到有一天最早加入公司的队友一个一个离开, 特别是那些责任心超级强有担当的队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时, 这些“怪兽”才从梦中初醒, 我们创业到底是为了什么? 创业除了让团队更加成功, 让我们自己更加坚强时, 给我们个人以及生活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或者创业到底让我失去了那些本应该有的美好?

创业本身就像一台巨大无比的机器一样, 当你和他相处越久你越觉得自己只是机器的一部分而已,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 不管我们是否疲惫, 我们每天起床都应该强制给自己来一管肾上腺素, 只为自己看起来更加坚毅, 即使坚毅的眼神外面就是疲惫的黑眼圈。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现阶段的这一切都没有错, 我们强制自己更加坚强, 强制自己看更多书, 强制自己更强执行力, 强制自己过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生活, 这些都没有错, 团队需要我们这样做, 只有这样才能走下去。但是, 我们是否应该在“变态的虐待自己”的同时, 把同样的观点和生活强加于团队中的其他人?我们是否应该拿着“创业要生存”这把锤子把所有我们觉得不适合创业的钉子都敲打一遍? 一个由机器人组成的创业团队有更强执行力和产品输出的同时, 是否有真的美好未来? 还是当我们辛苦努力幻想的明日一切美好时, 真正当有一天达到所谓的成功时再回头发现, 我们期望的美好是否已经随着青春一去不复返?

每个人首先作为个体来说有加入创业这个修行这个过程的自由, 也有离开创业团队寻找自我的自由, 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成长经历, 我们是否因为禅悟了创业真谛后一定要求每个人都应该像超人那样生活, 还是创业修行的过程应该可以更加自然和追求本原一点?

以心作则

在这个充斥浮华的世界里, 特别是在中国, 创业虽然很辛苦, 但是有时候也许是最干净的一种生活即修行的过程。

我近半年都在看 Eric Foner 的《给我自由!一部美国的历史》, 我每晚的思考是, 美国这个作为全球发展最强大的国家, 400多年的历史, 到底是怎样造就这个国家?除了这个国家从创建基因里面那股追求自由外, 更多的是对自由、不自由和任何不同的种族、文化和人的最大程度的包容。

做为创业者我们可以以一个非人的状态存在, 可以每时每刻的提醒团队应该怎么生存和怎么无情执行时, 我想, 我们应该以心作则的更多去包容, 不仅仅是包容不同的人、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创业状态, 更加要包容每个人, 每个队友对自己人生的领悟和生活方式。

最后, 分享一首我喜欢的一句歌词来结束这个不眠之夜 …

“Do you remember how this first begun? … “ – Passenger